老家牆上掛著的舊算盤

老家的墙上一直挂着一个旧算盘,就这样挂了半个多世纪了,算盘上已留下了岁月斑驳的痕迹,既像是我家的一件传家宝,又像是一件收藏品。我和弟妹看了算盘陈旧的样子,以为一般也不会用它了,就说快把它扔掉吧,父亲却不舍得,从表情上就看出了父亲对这个算盘钟爱的样子。就劝父亲把它拿走吧。父亲也没有把它拿走。而是像给我们戴高帽似的说:“周总理都说过:’不要把算盘丢掉。’这是我国历史上沿用下来you beauty 美容中心的特有的计算工具,我这一生别的计算工具不用,就用算盘。”从父亲的话里我听出了决意和挚爱,再也没有劝他拿走算盘的了。
父亲常常叹息说:“唉,我小的时候,哪有现在这么好的条件,都在一个大家庭里生活,小小年纪就得下地干活,不干活就不让吃饭。被逼无奈,只上了三年半学就辍学了,那是连着跳级上的学,而且门门功课都是优秀。”不止是这些,父亲就是在那样贫穷艰难的条件下,从小下苦功练算盘,又练就了一手熟练Neo skin lab 騙的算盘基本功,尤其是算盘简易的功能、精深的内涵始终吸引着父亲,促使着父亲深深地琢磨算盘术。后来,他就越来越笃爱算盘,一生与算盘结下了不解之缘,把别人玩耍甚至吃饭、睡觉的时间都用在打算盘上,打算盘也越来越熟练了。在十里八乡提起他打算盘来,无论是内行,还是外行,没有不佩服的。处于对算盘术的挚爱,这个算盘就一直伴随着父亲,从新中国成立、互助组、初级社、高级社、人民公社一直到现在,一路走来,父亲与算盘缔结了无比深厚的感情。
俗话说:“功夫不负有心人。”一旦下苦功做一件事,就没有做不成的。父亲着实下了苦功夫,把打算盘练得心到手到,有时还能左右手一齐打,结果算盘两边的数都是一样。即使到了这种程度,他也从不炫耀自己,他认为算盘中有无穷无尽的智慧,永远也学不完。于是,他在心中始终默默地揣摩算盘术,在手上勤恳地练着算盘技,有时嘴里还咕哝着什么,达到了和谐的统一。从算盘珠“吧嗒、吧嗒”响声中,就能听出父亲对打算盘的热爱,从流畅的打算盘节奏里,也能揣测出父亲内心的欢乐。
儿时的我,就喜欢看父亲打算盘。有时父亲和十几个生产队的会计到大队办公室里打算盘,算账,常常会溜达到父亲身边看他打算盘。我感到特有趣的是,父亲并不把打算盘当作枯燥的事,而是认为是一件有意义的事,有意思的事,并一一揣摩出算盘的乐趣来,让算盘的乐趣融入心,衍生出打算盘的动力。有一次,我见他和五六个会计围聚在办公桌,手上不停地打着算盘,嘴里一起唱着算盘歌,手上如搏动着dermes 激光脫毛美妙的琴弦,嘴里唱出了动听悦耳的旋律,自然流畅,娓娓动听,外人还真不知道他们是在打算盘,唱算盘的声音在大街小巷回荡,打破了大街的沉默。把打算盘融入乐趣里,曾使年少的我感到好奇,更羡慕不已,使我至今还依稀记得父亲唱算盘歌时的丰富表情,那种表情里蕴含着父亲对算盘深深的爱。

64 (1)

0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